墨壇文學網>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 第735章 可以吹一輩子的大事兒
    在氣氛的帶動下鼓著掌,坐在臺下的王曾光院士看著臺上的陸舟,忽然輕聲感慨:

    “老李啊。”

    同樣在鼓掌的李健綱院士,側目瞄了他一眼問:“咋了?”

    王曾光感慨道:“你說這可控聚變,夠咱們吹一輩子了吧。”

    “那可不呢?”李健綱笑著說,“別說是吹一輩子了,等下輩子看別人替咱們吹牛,只怕都夠了。”

    “我以前也是這么認為的,”嘆了口氣,王曾光停頓了一會兒,有些惆悵地開口說,“人一輩子能干成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兒,已經很不容易了。”

    李健綱:“那是不是肯定的嘛,不然你還想干幾件大事兒啊?”

    王曾光嘆了口氣說:“直到看到了這小子,我開始懷疑這句話了。沒準這世界上還真有那種天生的天才,這一輩子就注定不平凡,也不甘于平凡,能干成不止一件大事兒,把別人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做出成績來。”

    李健綱院士沉默了一會兒,感慨道。

    “他是個例外……咱不提他。”

    表彰大會結束之后,同樣是在這座大會堂里,舉行了盛大的慶祝晚宴。一開始也是正兒八經的國宴,但到了后面氣氛越來越熱烈,大家也都離開了座位到處去敬酒,或者找人攀談。

    原本陸舟是不打算喝酒的,但奈何敬他酒的人實在太多,也太熱情……甚至于狂熱,以至于他怎么也推不掉,最后也只能一杯接著一杯喝了。

    再到后來,他自己也沒控制住,一不留神就喝多了。到后面整個人都暈乎乎的,戰都快站不穩。也幸虧一位年輕漂亮、溫柔體貼的禮賓小姐姐替他取來了熱毛巾,并且將他扶去了宴會廳后面休息,才算是結束了這場酒桌上的戰爭。

    用毛巾接了點熱水撲在臉上使勁搓了搓,回到休息室的沙發上坐下的陸舟休息了一會兒,感覺身上出了點汗。憑借著這遠超常人的代謝能力,他總算是恢復了個七七八八。

    站在旁邊,先前將他扶到休息室的那位小姐姐柔聲說道。

    “您現在感覺如何?”

    “還行吧,”捏著眉心,陸舟晃了晃腦袋,開口說道,“謝謝,我感覺好多了,你去忙吧。”

    “首長吩咐我照顧好您,如果您有什么需要的話,都可以告訴我。”

    “我沒什么需要,在這里坐一會兒,我就回酒店了。”

    這時候要是再回去,只怕又得被一群人圍著灌酒。

    尤其是那個王院士,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見面就拉著自己拼了老命的喝,結果沒把他喝趴下,自己倒是先倒下了。

    禮賓小姐姐柔聲說:“您現在這樣子怎么能讓人放心,還是我開車送你回去吧。”

    聽到這句話,陸舟不好意思笑了笑。

    雖然他明白她是好心提出的這個建議,但他回去的車已經安排好了。

    “真不用了,我已經有司機了。”

    禮賓小姐姐:“……”

    ……

    宴會還在繼續,眾賓客也都還沒有盡興,但陸舟已經是累的不行了。

    和這里的負責人打了聲招呼之后,陸舟便來到大會堂的門口坐上王鵬的車,徑直返回了酒店。

    一路上開著車窗吹了會兒冷風,感覺自己身上的酒氣已經散的差不多了,回到酒店的陸舟走進浴室沖了個熱水澡,然后便換上了干凈的衣服躺在了床上。

    然而就在他剛剛在床上躺下,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便響起了鈴聲。

    一邊伸手摸起電話,陸舟一邊打著哈欠將它湊到耳邊,按下了接通的按鈕,

    “喂?”

    帶著幾分親近或者說討好的聲音,很快從電話那頭傳來。

    “啊,陸教授,沒打擾到您休息吧?”

    陸舟撓了撓頭發,在床上翻了個面躺著。

    “你是?”

    “我是錢主任!”

    聽到這個名字,陸舟微微愣了下。

    “錢主任?”

    emmm……

    到底是誰?

    搜腸刮肚想了好一會兒,他也沒想起來自己認識過這個人。

    猶豫了一會兒,陸舟用委婉的語氣開口問。

    “您……到底是哪位?”

    一聽到這句話,錢主任頓時哭笑不得地說道:“我在華科院學部工作局辦公室工作……”

    尼瑪,名字都快過院士增選的初選了,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也是沒誰了!

    他所在的華科院學部工作局是直接負責院士增選的官方機構,并且與負責協調各學部常務委員會的工作,可以說是直接關系到每一個有志于成為華科院院士的學者們的命根子。

    畢竟一旦當上了院士,就意味著“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了,這不但意味著至高無上的學術榮譽,更意味著入選者將站在華國學術界“剝削鏈”的最上游,金字塔的最頂層!掌握一般科研人員無法想象的經費和話語權!

    不過,陸舟沒聽說過他的名字,錢主任卻是一點脾氣都沒有。

    清了清嗓子,他用恭喜的語氣,繼續說道。

    “那個……陸教授啊,我打電話過來就是為了通知您一聲,您的名字已經通過學部評審了!”

    “學部評審?”陸舟微微愣了下,語氣意外地說道,“那東西不是六月初才開始嗎?”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學部評審得到六月份才公布結果,現在別說距離三月份都還差個幾天,遞交材料截止日期都還有一個月,不少人甚至連材料沒寫好,怎么就已經結束了?

    而且最關鍵的是,他的材料也沒寫……

    錢主任笑著說:“這個雖然是六月初才公布結果,但事實上在此之前我們已經開始評審工作了!結果也是評審完成之后陸續通知入選者,并不一定非得等到六月份。”

    陸舟汗道:“可是我還沒提交三千字的材料……”

    “沒關系沒關系,您的那些榮譽頭銜與學術成就我們都知道,考慮到您最近正在為我們國家的航天事業貢獻力量,我已經讓我的辦公室秘書幫您寫了。”

    “好好……那謝謝了。”這位錢主任突然連著用了好幾個“您”,讓陸舟一陣好不適應,除了謝謝之外也不知道該說啥。

    總不能來句改天請你吃飯吧?

    對朋友是沒事兒,但對這位說這話,就是當面行賄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三千字的材料還能代筆的嗎?

    就算是那些儲備了不少文采飛揚的科研狗可以使喚的教授,這玩意兒一般還是自己寫的吧?

    對于華科院學部工作局的這套騷操作,陸舟也是很迷。

    不過雖然他是迷的不行,但錢主任似乎是沒有當回事兒,理所當然地笑著說:“不客氣不客氣,這點小事不算什么!那沒有別的事情的話,我就先掛了?”

    陸舟:“……嗯,您去忙吧。”

    “不忙不忙,那就這樣了,再見!”

    嘟嘟——

    電話掛斷了。

    挪開手機看了眼屏幕,陸舟小聲嘀咕了一句。

    “奇了怪了。”

    不過,雖然感覺到奇怪,但陸舟也沒太往心里去。

    一來是先前喝的有點多,現在累得只想睡覺。

    二來是院士的頭銜,對現在的他來說,本身也只是個錦上添花的東西了。

    將手機扔在了床頭柜上,陸舟打著哈欠在床上翻了個身,合上眼睛沒多久,很快便進入了夢鄉……
澳洲三分彩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