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我有神珠能種田 > 639章 怎么回事
    不過方志業轉念一想,只要能掌控北大營,我已光宗耀祖,錢財只是身外之物,原來,時學海任元帥之時,糧草之事全是這名文官一手操辦,從不讓手下的人經手,但方志業知道,時學海因為糧草和軍餉這兩項,就積攢了大量的錢財,不過這一切隨著時學海人頭丟失的那一刻,全都落入了方志業的腰包。

    “好吧!我即刻派人隨這位老先生一起,把糧草的欠款給你們路家軍送去。”但凡能成大事者,都是果斷之人,方志業目露堅決。

    路高點了點頭,自己被抓之日起,他就沒把自己當成一個活人,無論從路家軍背叛,還是自己半路劫殺北大營的四萬大軍,亦或是候進寶知道北大營抓住了自己,他都活不下去。

    但是事情并不像他所想那樣,到了北大營,雖然沒有人身自由,但好吃好喝的招待著,今天遇到候作義,還給了自己辯駁加調侃的機會,他知足了。

    而且聽方志義的口氣,好像并不想怎么為難自己,既然還能為路家爭取到一些利益,自己就算死了,也是值得的。

    于供奉則一頭霧水,當初答應老太太,只要見到路高,一定會活著把他帶回來,可他自己不走,卻讓自己押運錢款回路家,這是怎么回事?

    見于供奉不太明白,路高大聲說道,“于供奉,回去告訴我爹和我祖母,就說我在這里很好,過些日子就能回去,這是方志業元帥親口告訴我的。”

    第二天一早,天氣晴朗,方志業讓自己手下的親兵跟著于供奉,押運著兩千多萬銀的白銀直奔真源州而去。

    而北大營這邊,候作義在中軍帳查看了一下近期戰況,前幾個月方志業自作主張,主動出擊,被契丹騎兵射殺好幾萬人,大敗而歸,當然這一切都被安在了死鬼時學海的身上,候作義也不好說什么。

    路高則被方志業留下,候作義問起時,就說是誤會,現在路高自己愿意留在北大營做客幾天。候作義也不能說些什么,被候作義帶來的士兵全都安頓了下來,原來北大營有兵七萬,加下候作義帶來的十五萬,現在的北大營擁兵已過二十萬,相當時宋朝鼎盛時期,全兵力的四分之一了。

    雖然宋朝號稱擁有八十萬禁軍,實際上,宋朝的軍隊分為“禁軍”、“廂軍”,此外還有“鄉兵”、”藩兵“等等。禁軍就相當于中央軍,歸皇帝直接領導,廂軍其實是配軍,就是犯罪之人流放的地方去當兵,鄉兵是一些地方武裝,屬于私人武裝力量,藩兵人數很少,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而禁軍中還包括各地節度使,指揮使手里的軍隊,而八十萬禁軍真實兵力,五十萬不到,還被分散到各地,維持地方治安,這樣就可以不用大量的糧食周轉了,節省了人力物力,就像這次,一道圣旨,候作義才從遠離開封的江陵,鼎州一帶,召集了十五萬士兵,這些士兵分屬五個指揮使,集結之后才歸候作義統一指揮。

    如果能統領這二十二萬的軍隊,方志業的大名一定可以名垂青史了。

    這一天過的就很平靜,方志業也沒有什么過格的動作,大家相安無事,但是,一股暗流在北大營涌動,而暗流的源頭,就是這個不安分的路高,他沒事時,就在北大營東北部的狩獵場,單身一人狩獵,還時不時的把獵物帶回軍營,和將士們分享,卻不分給候作義一塊。

    如果眼神能殺人,路高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但他渾然不覺,依然我行我素。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了,而項清溪的軍事基地那邊,還都像平時訓練一樣,沒有那種戰勝了十萬大軍后的得意洋洋,不管是軍官也好,還是士兵也罷,就好像打敗了候作義的大軍,是一種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一樣。

    而項清溪則放下了尋找陣良的那種很急切的心理,隨遇而安,帶著勝男,只是把尋找當成了一種放松,在心情比較緊張時,比較勞累時的一種放松,他的修煉已經到了一個瓶頸,只能是時間上的積累才能讓九朵蓮花開滿。

    影子分隊的十二名成員現在正在神珠里,和千人隊展開追殺與反追殺的演練,只不過被追殺的對像是千人隊而已,影一現在的修為已達到驚人的玄階后期,影子分隊的其他成員,則全部達到了玄階中期的修為,而千人隊的頭,孔武,同樣也是玄階后期,而且已趨向于圓滿,但是手下的士兵卻青黃不接,玄階的修為都是鳳毛麟角。

    像這種追殺與反追殺,幾乎每過幾天就要演練一次。只是當追殺者是千人隊時,影子小分隊的成員,要把自己的修為控制在黃階之內,在規定的時間內逃脫,否則則判定為輸。

    可是每次下來的結果,都是影子小分隊取得勝利,大家演練完之后,都坐在一起總結經驗,因為全都搞不清是為什么,討論來討論去的結果最后只剩下一個,就是這十二人的影子小分隊,已經心智如妖。

    可是從前很普通的十二個人,只不過因為馬擴的訓練,相當的服從命令,才被項清溪帶進神珠加以訓練,這些人在神珠里渡過了將近三百年,每天吸收著神珠里的靈氣,三百年時間,他們不光修煉十二睡功,還把項清溪從現代社會拿來的書閱讀個遍,古今中外的經典戰役,孫子兵法等等,但凡和戰爭有關的書籍都被他們看透,吃透。

    這種現象很奇怪,項清溪聽聞,第一反應就是不可能,怎么可能,但每次下來的結果,都是如此,在不信服的情況,又不得不信。

    這天,項清溪按照慣例,帶著勝男在神珠大陸游蕩,尋找陣良,他們已經逛了很多地方,有大山,有河流,每到一處,要回神珠時,都會留下一個傳送陣,勝男很享受和項清溪在神珠里游蕩的日子,這些日子也不是一點發現也沒有。

    他們在遠離界門的地方陸續見到一些殘破的祭壇遺址,破敗的村落,雖然看不出來這些村落住過些什么人,但可以肯定的是,神珠大陸,曾住過人。

    他們還見過一些藏在隱秘地方損壞了的陣法,但是走過如此多的地方,就是沒有見過……人。
澳洲三分彩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