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超級學神 > 第二千六百五十六章 無相道人,無相鼎?
    秦川顯然是用過這口鼎的,在秦川的指導下,蘇航完全是輕車熟路,這口鼎用來煉物,可以說是非常簡單之事。

    直接把那幾件天命之寶丟進去,以自身功力催動神鼎,等著收寶就行了!

    這無相鼎,對功力的消耗是極大的,一般人可催動不了它,或許這也是為什么這口鼎放在這兒,卻很少有人來使用的原因吧。

    對于蘇航來說,并不怕消耗,他身上帶著的靈丹妙藥可是不少,消耗掉的功力隨時都可以補充回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蘇航也不知道過了幾天,無相鼎的鼎身突然震動了一下,蘇航知道時辰到了,幾顆珠子從鼎口中飛了出來,化為流光,要四散逃去。

    蘇航眼疾手快,立刻飛身阻擋,身形瞬動,捉住了三顆,而剩下四顆卻被秦川捉了!

    “多謝秦界王!”蘇航干笑了一聲,有點不好意思開口討要,便說了這么一句話!

    秦川嘴角彎起一絲弧度,“我這兒也出了不少的力,要你兩顆天命珠,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這……”蘇航臉皮抖了一下,幾乎吐血,開口就是兩顆,你開玩笑呢?我這辛辛苦苦這么幾天,才煉出七顆而已,你就算有功勞,也沒這么大功勞啊!

    “呵!”秦川輕笑了一下,搖了搖頭,手中的四顆珠子往蘇航扔了過來,“逗你玩兒呢!”

    蘇航伸手將珠子接過,干笑了一聲,“秦界王想要,別說一顆兩顆,就算全都給你,我蘇某人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話雖然這么說著,但蘇航手上卻沒有停下,趕緊把那七顆珠子都給收了起來!

    “哦?是么?原來你這么大氣,那都給我吧!”秦川直接道。

    客氣話聽不出來么?蘇航差點沒抽自己一個嘴巴,連忙轉向無相鼎,“我先瞧瞧,我那幾件寶貝都怎么樣了!”

    飛身上鼎,往鼎中一看,那鼎中七件寶物依然還在,蘇航取出一看,外表幾乎沒什么變化,不過,無相鼎已經將寶物中的天命之氣盡數煉化出來,凝結成了天命珠,現在這七件寶物只能算得上是普通道器,已經不是天命之寶了!

    經無相鼎煉制,天命之寶中的天命之氣,褪去了原主人的印記,凝成天命珠后,已經是最純凈的天命之氣,完全可以被蘇航吸收了。

    這玩意兒可是助長氣運,助長主角光環的,蘇航忍不住想嘗試,可這里顯然不是合適之所。

    收起七件道器,蘇航從鼎上跳了下來,來到秦川的身邊,“咱們這都來了幾日了,這個無相道人,擺明了放我們鴿子嘛!”

    秦川沒有說話,的確,半月之期已經過了,而且,已經過了好幾天了,仍然不見有人現身赴約,這卻是透著幾分詭異,難不成真的是被放鴿子了?

    “會不會是因為我和你在一起,所以他不肯現身?”秦川問道。

    蘇航頓了一下,倒是有這個可能。

    “若不是你跟著,我又哪里敢一個人來這兒?”蘇航搖了搖頭,“算了,他愛見不見,也許他要約的人不是我,就算是我,我也已經來過了,不算爽約,秦界王,我看,咱們還是走吧!”

    秦川聞言,皺了皺眉頭,“就這么走了,豈不是白跑一趟!”

    蘇航聳了聳肩,“其實也不算白跑,我還得了幾顆天命珠呢!”

    秦川苦笑,“你倒是沒白跑,可我卻是白跑了啊!”

    “哦?”

    蘇航頓了一下,秦川陪同自己來這兒,顯然也是有他的目的的,他應該也是為了那個邀約自己的人來的。

    “那難不成,還在這兒等著?”蘇航有點犯難,這地方可不安全,雖然有秦川在,但若是有什么強大的存在想要搞他,把他堵在無相山上,那可就完了蛋了。

    已經過了這么多天,那位存在都沒有現身,蘇航相信,之前都沒有現身,那之后多半也不會現身了,在這兒等著也是白等,還不如趁早離開呢!

    秦川猶豫了一下,“仔細想想,那人邀約你的時候,還跟你說了什么?”

    蘇航搖了搖頭,“那人奇怪得很,除了讓我半個月后來無相山找他,并沒有說過其他的話!”

    “你說他奇怪,怎么個奇怪法?”秦川問道。

    蘇航想了想,道,“那人衣衫破爛,被幾根石柱,用鐵鏈鎖著,看上去像個罪人!”

    “石柱,鐵鏈?”

    秦川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轉臉往旁邊那無相鼎看了過去。

    蘇航也循著目光看過去,仿佛意識到了一點什么,臉色有點僵住。

    那無相鼎旁邊,同樣有幾根石柱,同樣有幾根鐵鏈將無相鼎所在石柱陣的中間。

    這場景,和那日所見那老者何其的相似!

    “秦界王,你該不會告訴我,這無相鼎就是那個無相道人吧?”蘇航有些難以接受。

    秦川沉吟了一下,“倒也不是沒有可能,此鼎神異,不排除器靈有顯化的能力!”

    器靈顯化?蘇航眉頭皺了皺,器靈畢竟只是器靈,那日在創界山上,蘇航可沒有看出那無相道人是器靈之身啊!

    秦川示意了蘇航一眼,蘇航走上前去,來到無相鼎前,頓了頓,先是拱手行禮,“可是無相道人?”

    對著一口鼎這么問,感覺有點怪怪的!

    不出蘇航所料,那口鼎靜靜的呆在原地,一點反應都沒有。

    蘇航回頭看了看秦川,秦川也感覺莫名其妙。

    “你們,找誰?”

    正當兩個人都疑惑不解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傳來,回頭看去,平臺的邊緣處,不知何時,站著一個青衣道人。
澳洲三分彩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