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士兵向前沖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為了榮譽而戰(終)
    此時崖壁上的牛致遠還差五米就要攀爬到懸崖頂上了,但生死之間有時候就差這最后一步。

    夏軍昊要瘋了,他再也顧不上躲避身后打向他的子彈,而是直線向前沖去,只是好像依然來不及了。

    這時,牛致遠突然用軍刀割斷了身上的子彈袋帶子,里面裝著兩四枚手雷。

    幾乎就在子彈袋落下來的瞬間,下面的海盜也開槍了,這個子彈袋首當其沖,十來名海盜同時開槍,頓時打中了手雷。

    轟轟轟轟!

    四枚手雷爆炸,雖然因為距離地面還有近百米,沒有炸到這些海盜,但卻嚇了他們一跳,本能的撲倒或者往一邊躲閃,等他們反應過來,再準備開槍時,夏軍昊終于沖到了有效射程之外,自動步槍快速而又精準的點射,帶著夏軍昊滔天的殺意,數息之間,便將最前面的十來名海盜打死了,只剩下六名海盜找地方躲了起來,但他們沒有對夏軍昊進行反擊,而是妄圖繼續射擊牛致遠。

    可惜,牛致遠已經抓住這瞬息時間終于爬上了懸崖,他顧不上喘口氣,趕緊轉身對著下面射擊,他打的不是懸崖下面的海盜,而是那兩名海盜機槍手,因為他看到夏軍昊為了阻止崖壁下面的海盜對他的射擊,幾乎放棄了躲避,身上已經被這兩名機槍手打的出現了血花。

    “咻!”

    “咻”

    兩聲狙擊槍響,那兩名機槍手被牛致遠爆頭,而崖壁下面,還活著的六名海盜也被夏軍昊打死了,只是打死海盜的夏軍昊也跌倒在了地上,半個身體已經被血染紅,抬著頭看著牛致遠傻笑。

    懸崖上,牛致遠看著倒在地上的夏軍昊,雙眼瞬間變得通紅,然后他以無以倫比的速度猛的調轉槍口,向夏軍昊左側兩百多米處開槍。

    “咻!”

    胸口受了傷,但沒有被夏軍昊打死的海盜頭目剛剛舉起指向夏軍昊的槍,腦袋便如遭重擊,猛的向后一揚,一朵艷麗的血花隨之在空中綻放,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帶著滿臉的不甘和絕望,倒在了血泊之中。

    “夏被,你忍著,我馬上下來,給你包扎治血。”牛致遠大喊著就要從懸崖上再爬下來。

    “牛娃,你不用管我,我受傷的部位不是要害,你趕緊去追首領阿巴迪埃弗亞,一定要殺了他。”夏軍昊心中苦笑,沖著牛致遠大聲喊道,盡可能的讓牛致遠感覺他中氣十足,從如此陡峭的懸崖上下來,甚至比爬懸崖還要危險,且難度更大。而且這一來一回折騰,所耗費時間太長,阿巴迪埃弗亞早就跑遠了。

    他們是軍人,對于軍人來說,任務和榮譽比生命還要重要。

    牛致遠身子停了下來,但也沒有立刻便丟下夏軍昊去追阿巴迪埃弗亞,他轉身架起狙擊槍,居高臨下,搜索順著山澗往另一邊逃竄的阿巴迪埃弗亞。

    很快,他就找到了那群跟著阿巴迪埃弗亞穿過山澗的海盜,在狙擊鏡里面,阿巴迪埃弗亞被一群人圍著,而阿巴迪埃弗亞正蹲在山澗出口一塊石頭后面,若非是他居高臨下,還真看不見。

    此時,阿巴迪埃弗亞拿著一個塊頭很大的電話與某個人通話,牛致遠不知道的是,接應阿巴迪埃弗亞的某個特戰小隊所在國家的某個大人物正在與阿巴迪埃弗亞談價錢,而這個大人物獅子大開口,阿巴迪埃弗亞正在通過電話與他討價還價。

    牛致遠這把槍堪稱是國內最先進的狙擊槍,它是二十一毫米口徑,重達二十五公斤的反器材狙擊重狙槍,最大射程是兩千八百五十米,理論上有效射程是兩千五百米,在國內業界有槍王之稱,全國各類軍隊或者特殊機構中配備的數量也不超過十五把。

    牛致遠深吸一口氣,眼睛慢慢閉上,心中默數五聲,待心神徹底平靜下來之后,他猛的睜開眼睛,將所有心神和專注都凝聚在了自己的右眼和狙擊步槍的光學狙擊鏡上。

    他要嘗試著完成從未有過的最遠程狙擊,他記得鐘劍說過,目前世界上狙擊槍最遠擊中目標的紀錄是兩千五百四十五米,這把中國槍王理論上有效射程同樣達到了兩千五百米,但至今在國內狙擊槍擊中目標的記錄一直未突破兩千米。

    兩千五百米超遠距離狙擊,這已經不再是狙擊,而是一次糅合了強悍的軍事技能和心理及運氣的嘗試,不管瞄的有多準,子彈打出去若是出現一股風,或者瞄準時一個光線折射,亦或是這個距離上重力勢能計算有細微的差錯,都可能導致子彈打偏,而且還可能會偏出很多。

    即使是世界上創造兩千五百米紀錄的那名超級狙擊手也沒有信心再成功第二次,事實上他也嘗試過很多次,但從未再成功射中兩千五百米以外的目標!

    正常情況下,兩千米已經是狙擊界的極限距離!

    牛致遠觀察著風向和風力,估算著距離,以及他與阿巴迪埃弗亞之間的高差,從而心中默默的計算槍口真正要瞄準的位置,足足三十多秒之后,牛致遠才有了結果,他緩緩抬高了槍口,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喃喃自語道:“為了拿到第一名,為了祖國的榮譽,為了給兄弟戰友報仇,為了最正義的除惡,為了能夠及時給夏被包扎止血,我必須給槍王創造新的紀錄,擊斃阿巴迪埃弗亞!”

    “咻!”

    中國槍王狠狠一顫,六倍于音速的狙擊彈在空中劃出了一條肉眼難以看見,但實際上真實存在的微帶弧形的彈道,狠狠撞到了正在拿著電話和某個世界上最無恥的政治家進行最骯臟通話的腦袋上。

    “啪……”

    在旁邊所有海盜目瞪口呆的注視中,他們的大首領阿巴迪埃弗亞的半個腦袋沒了,而以他們大首領站立的位置為核心,血肉和腦漿四濺,給旁邊海盜們濺了一臉。

    在這一刻,牛致遠通過狙擊鏡看著阿巴迪埃弗亞被他一槍爆頭,從心底最深處涌現出了這輩子從未有過的喜悅、快樂和幸福,以及濃濃的成就感和榮譽感。他的臉上流露出了世界上最美麗、最燦爛的笑容。

    顧不上過多體會此時的感觸,牛致遠從地上快速爬起,將狙擊槍背好,開始準備下到懸崖下面去,那里還有他的戰友,他的生死兄弟,等著他包扎止血,然后一起歸隊,回到偉大的祖國,養好傷后,再次踏上征程……

    本書完!
澳洲三分彩计划软件下载